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从心而彧

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首体岩馆重开业:开启12年的尘封往事  

2013-02-17 23:14:05|  分类: 户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去年12月29日,首体攀岩馆闭馆12年后,再次开张。新老岩友闻风而动,一时间,群贤毕至、盛况空前。12年前,中国攀岩的“探路者”像一个咿呀学语、蹒跚学步的婴孩,在懵懂中踯躅而行,几位当今如雷贯耳的攀岩届中坚力量,就是从那里起步,在那里成长;12年后,岩馆还是那个岩馆,但早已物是人非,沧海桑田。修葺一新的岩馆重装亮相、再次扬帆。这一次,它承载着中国攀岩人更多的梦想与希望。

 

本期嘉宾:

赵玉燕(小菲):中国登山协会培训部教练、一个从首体起步的岩友

丁祥华(丁丁):中国登山协会攀冰攀岩部部长、2000年首体岩馆第一任馆长

姜鹏程:北京首攀体育文化有限公司运营总监

 

细说岩馆历史

 

《山野 中国户外》:介绍一下北京的攀岩场所的分布情况吧?

赵玉燕:北京作为首都,其实攀岩馆的资源并不是很好。像上海,东西南北4个方向都有岩馆,管理也都不错。

龙潭湖公园有个岩场,但有西晒的问题;世纪金源商场里有一块小岩壁,可能是爱好者去的比较少,因为在商场里面,岩壁也比较小;北大的岩壁,有点太靠北,岩馆比较小,爬线路可能比较难;另外还有一些学校的,比如像地大、北体呀,规模也都比较小,岩场也大都在室外。室外比较好的岩场其实只有日坛公园的岩场,尤其到了夏天,凉风习习,周围都是古建筑,环境非常好,不过岩壁稍微有点老了,十年多了,而且由于是室外,受季节限制比较大。

北京在首体岩馆开放之前,室内的其实只有一个奥莱攀岩馆,4年前开张,但它在东边,西部地区其实是非常需要一个攀岩馆的。首体在西边出现的话,对广大岩友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件事。

丁祥华:老首体岩馆是20005月正式开业,我是第一任馆长,那时是国家登山队跟首体的综合馆合作的一个项目,那个时候就在首体的二楼,那时候空间不太大,当时也是一种尝试吧。因为12年前攀岩这项运动的普及推广程度、大家对这项运动的认知度跟现在比,差很多,特别是作为经营性的场所,当时在全国也没有几个。很早以前,有一个所谓的“七大古都”岩馆,在宣武门那边,条件非常简陋的,到99年底,也是因为种种原因,没有经营下去。

后来呢,我知道是因为首体这边要承接世界大学生运动会,整个场馆要改建、改造,这块场地就拆掉了。当然,这块场地的条件比较有限,场地也比较小,岩壁建设水平也不如现在。拆了以后,很长一段时间北京就没有攀岩场地了,后来接上的是日坛公园室外岩场,再往后,4年前,奥莱室内攀岩馆也起来了。

那个时候攀岩这项运动方兴未艾,但已经有一部分岩友,有这样的需求,于是我们和首体开始合作。当时我的搭档就是现在这个岩馆的投资人聂建,那个时候岩馆是盈利的,那时候能有盈利,其实是很不容易的。第二任馆长是赵雷和徐宏波,也算比较有影响力的攀岩组合吧,第三任是李文茂和张耀华;我、赵雷、徐宏波、李文茂,在9798992000年算竞技攀岩里的几个代表,最有实力的吧,当时我们在国家登山队的主力吧。第四任馆长就是现在的巴特尔。

 

弥补心中遗憾

 

《山野 中国户外》:首体攀岩馆重新开张,意义在哪里?

赵玉燕:首体是从2000年开始开张,历经三届馆长,管理也都不错,但后来由于场地的原因关门了以后,大家心里也都有点遗憾,中国登山协会的攀岩培训最早曾在首体举行,我攀岩起步就是02年在首体,对首体还是非常有感情的。对我来说,人生中非常重要的几个好朋友,都是在首体认识的:那时候每周二周四训练完,大家一起徒步去新疆办事处吃饭,周末大家一起去白河的自然岩壁爬。那时候自然岩壁和人工岩壁就结合得比较好,那时候大家比较年轻,很有活力,那种心情都是不一样的,现在想想都10年了,物是人非,但是首体能重新开张,对大家来说,是挺好的一件事。那天开张的时候,一大堆都是原来的岩友,大家都有回家的感觉。据说还有一面墙有肯能要做成一个儿童岩壁。

这个岩壁,其实和此前的首体岩壁是完全不一样的,馆是一个馆,但是它坐落的位置,交通便利,周边的停车、餐饮等服务很好。里面有休息区,有柜子,还有很多新装备,而且空间特别大,因为整个馆都比较大。如果场地小,镁粉用量又比较大的话,可能呼吸道比较敏感的人,进去以后会咳嗽,但首体岩馆就不会,因为它空间非常大。虽然冬天可能会有一定影响,可能会冷一点,但夏天一定会非常舒服的。而且在室内,刮风下雨,都能来这儿。

另外,比如攀石的岩壁吧,它是重庆世界杯比赛用岩壁的一部分,造型等各方面都很好。当然,也有一些人在网上说,这个岩壁稍微有点磨,我是这么考虑的,以前我们的岩壁都是摩擦面的,这几年,木板的岩壁用的比较多,大家反而有点不适应有摩擦力的岩壁了,但有摩擦力的岩壁它可以运用不同的动作和脚法,这对爱好者的训练是非常好的。当然,如果摩擦力大的话,一旦碰在上面,可能会有一些小小的伤呀什么的,或者说摩擦力太大、化学物质太多,皮肤擦伤后可能不容易结痂,但这些其实都是小事,因为一旦你选择了攀岩项目,就会接受他所带来的各种利弊。

丁祥华: 过了十来年,攀岩的发展非常快,特别是北京作为一个全国最有群众基础的大城市,就这么几个场馆,是远远不够的,而且已有的那两个馆都在东部,而西部又是高校区、IT比较集中的地方,其实西部岩友也比较多,大家一直有这么一个需求,也一直在呼吁,能不能这边也建一个。另外,这么多年以后,首体的定位也发生了变化,定位为全民健身中心,他们希望有好的、有群众基础、相对又安全的健身项目融入到这里面来,登山运动管理中心的领导和首体的高层,都作了一些积极的推进工作。因为这个场馆一直说要改建,一直就定不下来,现在有人愿意投资,愿意经营,这事就成了,这次应该说也是一个重大转机吧。其实从某方面讲,这个岩馆,既是老攀岩馆的一个延续和升级,同时也是登山中心和冬运中心之间合作的延续。

这个地方的优势和特点是明显的:第一,有良好的健身氛围;第二,交通便利;第三,也算是登山中心和冬运中心都想做的一个点:作为青少年普及推广的一个地点、国家攀岩队日常训练的基地。另外,这个地方条件也不错,我们也计划要承接一些培训工作,甚至是一些国内、国际的赛事。不管怎么说,在一个国际化大都市里面,攀岩人口比较多的城市里面,增加这么一个攀岩点,确实给西部的岩友提供了很大的便利。

 

攀岩“分众时代”

 

《山野 中国户外》:您觉得现在的攀岩人群和过去的比,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赵玉燕:以前,大家可能比较简单,就是想爬,现在分类分得比较多吧,有些人只爬自然岩壁、有些人只爬人工岩壁,还有些人爬抱石的比较多,有些人爬线路的比较多,现在分得更细了。我记得十年前在老首体的时候,大家什么都爬,当然那时候人比较少,现在人比较多,每个人来运动的目的性也不一样。

丁祥华:原来那些老岩友,也开过培训班,也搞过一些活动,形成了一个圈,培养了一批很牛的一些岩友,比如说国际裁判“李树”,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;比如说“王清华”就是从“七大古都”那时开始接触,然后在首体得到了提升,现在也是国家队教练;还有就是蔡路远,他完全就是从首体开始,最开始一米五几、十四岁,现在也是全国冠军、国家队的教练、国际级定线员。可以说,没有首体,不可能有这种延续的,也不可能有这么多最优秀的顶级选手脱颖而出。

现在,很多老岩友又回来了,而且出现了更多的新面孔。那时候二、三十个人在爬,就已经挤得不行了,但现在百八十人也都能爬得开。特别有意思的是,老岩友的小孩也都来了,并不是要把他们训练成专业运动员,但他们把攀岩当成素质教育的一种,培养孩子的协调性,克服困难的勇气和毅力。另外,有的是来首体健身的、打球的,家长觉得挺有意思,把小朋友带过来体验体验,小朋友就喜欢上了。

 

保障安全、经营得法是关键

 

《山野 中国户外》:这个岩馆的安全性如何保障?

赵玉燕:首体岩馆安全性应该是非常过硬的。首先,它硬件条件不错,比如垫子以及垫子中间的接缝,质量都比较好,装备也都比较新。其次,从管理人员的角度讲,也非常专业,可以说是全国最专业的指导员,绝大多数都是初级以上、大部分是中级攀岩指导员,中级在社会体育指导员体系里,是最高级了。另外,还有一些人是国家技能鉴定的攀岩教师,给中登协培训带初级攀岩培训班的,他们的指导水平应该是比较高的。

姜鹏程:会玩的岩友,会自己去爬,会互相保护员,我们也有场地巡视员,对他们有明文规定。看到有什么不规范、影响安全的苗头就会及时制止。我们入口处也贴有安全须知,对一切可能的操作上的风险,也进行了提醒。另外,经营场所也买了商业保险给大家;另外,我们对工作人员也会定期培训。

以后还要搞的先锋攀登的培训,我们会让爱好者详细地看安全须知里的东西,如果没有异议,咱们就签字确认。另外,要参与先锋攀登,也要单独去签先锋攀登的须知。安全肯定是第一位的,是一切的根本,我们在开馆之前想了很多,制定了很多细则。

丁祥华:从今年开始,我们每年都要评经营得比较好的10个攀岩场馆作为全国十佳岩馆,要在物质上和经费上给予适当的支持,我们会向总局去争取,争取一些资源,鼓励这些经营得好的攀岩场馆,标准是:第一,要安全、规范的经营;第二,硬件条件、规模要达到一定档次;第三,接待攀登者的数量、客流量也得有一定规模,第四,承办赛事、培训相关的、以及一些交流活动做得比较多、比较活跃。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对他们的激励。

当然,经营攀岩馆肯定是有风险的,因为一旦有人受伤,一陪就是三、五十万,这样一年的利润就没有了。而且中国的法律一般是同情弱者,这个可以理解,但也应该分清,哪些是经营者应该承担的,哪些是消费者是应该承担的,目前我们的赔偿机制还应更细化和完善,这方面确实要多向国外学习。

 

志在普及、推广攀岩运动

 

《山野 中国户外》:您对首体岩馆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待?

姜鹏程:元旦假期,尤其是三号这天,差不多有五十多人,周二、周四、周末可能会有二、三十人。由于西边没有馆,这下极大方便了西边的岩友,一些老岩友大家都来看一看、爬一爬、叙叙旧,我们也希望,这里不仅是一个攀岩的地方,也是一个聚会的场合。

目前为止,了解攀岩的人毕竟是少数,而攀岩可以养意志、锻炼身体协调能力,操作上又有丰富的知识,里面又有很多好玩的故事,它确实是一个非常时尚、健康的运动,我们希望去推广这项运动。下周,我们会开一个成人的初级培训班。另外,初级的研友学一学以后,我们还计划会开设“先锋攀登”的培训班。当然,发展和推广任何一项运动,青少年肯定是首当其冲需要去把握的一块群体,我们会非常重视青少年培训的。希望爱好者能喜欢这里,能在这里玩,希望他们能介绍这项运动给更多的人,从这些人群里再去发展更多的爱好者。我们希望这里能成为一个培养新星的基地。

丁祥华:攀岩圈子里面的所谓的“四大金刚”都跟首体颇有渊源,“四大金刚”里按备份排,我老大、李文茂第二、徐宏波第三、赵雷第四。这些人,哪怕在现在的攀岩圈子里提起来,也是大家比较熟悉的。赵雷现在是国家队主教练;徐宏波现在是地大(北京)攀岩队的教练;李文茂现在是中国登山协会新项目部的部长,目前都还在这个圈子里面。我希望更多的希望之星,能从这里走出来,这样场馆多了,攀岩普及程度高了,中国的攀岩事业才能蓬勃发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